西昌牺牲灭火英雄遗体回乡 小城万人相迎:英雄走好


核心争论是,延期会加剧信用恶化还是改善。这是对疫情和经济的风险评估问题,就像上文说到,当前做这种评估还十分困难。但必须看到,近两年中国房价得到调控,多数城市的价格下降明显,不少城市的降幅超过20%。这在银行和贷款客户来说都是资产损失,但这并没有带来大面积逾期、弃贷的发生。这说明房贷客户的信用非常好,基本面非常稳定。这也为给客户延期还贷提供了信用基础。

评论区里还有很多留言提到没了工作,生活很窘迫。年轻人说的最多的是房贷还不上。因为对于多数贷款买房的年轻人,房贷还款是生活中最大的支出。买个房子结婚生子,这是当下中国百姓幸福生活的标准模式,疫情的出现打乱了生活节奏,也为幸福生活的持续出了难题。

为什么这时候炒作“低估死亡人数”的说法?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截止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死亡8000多人。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他们却做不到?“低估数据论”能让某些政客、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病例增加速度之快、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

如果灾后评估发现资产价格严重下降,则弃贷、不良的发生恐怕难以避免。金融机构、监管当局应当充分估计经济形势,做好充足准备。在信用灾难发生前,给客户以“喘息机会”,主动化解危机,既纾民困也促经济。

最近,我们看到欧洲媒体炒作中国出口欧洲的口罩、检测试剂质量低劣问题,一时引起轩然大波。我们向中国驻西班牙、捷克、荷兰等国使馆了解情况。他们表示,经向驻在国有关部门了解,原因不是质量问题,而是外方使用操作不当,或是把不同种类口罩适用范围弄错。相关国家政府已做出澄清。但西方媒体只报道出现问题,不报道后续澄清。这类事件若发生在西方国家,只会被当作技术问题来看待,最多是商业纠纷。但出现在中国身上,就会被说成是政府的错,即使发生的事情只是商业采购行为,与中国政府无关。由此可见,媒体报道的着眼点不是为了披露事实真相,而是借此打击中国。因为他们认为,中国近期向世界各国提供防疫物资,扩大了中国影响,是在搞“口罩外交”、“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他们想诋毁削弱中国的工作效果。如果不愿看到中国影响力上升,那就应该加把劲,自己做得更多、更好。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最后,难以避免的是客户还贷和清偿能力丧失,这种情况下银行应该走清算重整破产的路,借款人个人破产。但政府应该与银行建立专业有效的民生兜底安排——借款人交出房权后可以转租政府的廉租房。此乃后话。

(1)银保监会发布具体规定,对于2020年前六个月的还款逾期记录一概不计入信用记录,经借款人申请,应允许延后缴纳房贷还款12~24个月。

我上周开始写“民生纾困六题”。在文章的评论区里有很多朋友说被隔离没有收入,有的公司关门了,有的由于隔离回不到公司,有的回到公司后发现没活干,大家的收入都不同程度的损失。失业、降薪、工资迟发等现象非常多发。尤其是海外疫情猖獗后,各主要贸易伙伴国都闭关落闸,进出口业务受到重大冲击,有很多3月初复工的外向型企业不得不再次停产,员工放假甚至解散。就业问题雪上加霜。

这些数据来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病毒研究项目实时汇总的各个国家和地区数据。今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自知者不怨人”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